爱奇艺开启竖屏剧,竖屏走出抖音快手迈向影视业

作者:思涵 来源: 河豚影视档案 2018-12-16 10:04 阅读(

       导读:在短视频的高速增长下,用户时长的争夺战越发激烈。优爱腾对竖屏微剧下手,更多是出于战略布局的考虑。

爱奇艺开启竖屏剧,竖屏走出抖音快手迈向影视业

  但对于创作者来说,竖屏剧完全不同的视觉呈现和消费场景,带来的是拍摄制作的重重难关。作为第一档由专业团队拍摄制作的竖屏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或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样本。

  2018年的11月底,无论是地铁里还是餐桌旁,一位叫辣目洋子的女孩开始频繁出现在一些年轻人们的手机屏幕上。他们或许会一边刷着洋子主演的这部竖屏微剧,一边念着剧名自嘲:“生活对我下手了。”

  而对于影视行业的人来说,这意味着另一个信号:爱奇艺对竖屏微剧下手了。
 
  毫无疑问,竖屏成为了这个冬天里几大平台的新宠儿。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一场论坛上,阿里文娱集团大优酷副总裁郑蔚发表主题演讲《竖屏移动互联时代的传播新样态》,分享了优酷对竖屏内容的尝试,包括《这就是街舞》选手视频的竖屏呈现等;而腾讯短视频产品yoo视频则直接打出了“全网第一竖屏剧场”的口号,开设专门的竖屏剧频道。
 
  观看竖屏剧很容易,把手机立起来就能做到;但走出抖音、进入专业化制作的竖屏剧却没那么简单。横屏影视剧可能拍不到的“天”和“地”也会被纳入镜头和布景的考虑,《生活对我下手了》制片人张健说“这就是另外一份钱”。

  除此以外,怎么把拍摄设备和监视器立起来?如何选择合适竖屏讲述的故事?就连看似最没有“横竖之跨”的演员,也需要注意自己是否出画、还有适应竖屏中近景下变得格外重要的肢体表演。
   
  竖屏剧不只是平台争夺用户时长的战略布局,同时也是一种新的内容形态。从横屏到竖屏,有哪些创作规则正在被打破?到底该怎么做好竖屏微剧、它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龚宇亲自谈定,《生活对我下手了》的竖屏实验

  在张健的记忆中,《生活对我下手了》项目与爱奇艺平台之间的对接完全顺利,但落实到制作的四个月却是磨难重重。一个多月要写出70集剧本、一个月用来拍摄、一个月做后期……时间如此紧张,而首先要解决的是竖屏拍摄的设备问题。

  龚宇提出,这次拍摄不可以有任何的遮幅——在此之前,所有的竖屏内容往往是在摄影机前加上挡板的“假竖屏”,或者干脆直接用手机竖屏拍摄。
 
  为了实现不依赖遮幅的“真竖屏”,张健团队辗转北京、重庆、成都多地,寻找能够设计配套设备的技术人员。“你要不停地测试,怎么把摄像机旋转过来、用摇臂把它固定。”最终,设备的改装在半个月内完成。

  对导演来说,竖屏和横屏的画面容量有着很大的差异。原本三四米就能拍到的几个人物,竖屏拍摄时可能要到八九米外才能拍全。更大的景别意味着人物变小,表演的细节可能丢失,这就需要前期对分镜头做更精密的设计。张健做过不少短视频项目,但这次的分镜板格外详细,经常改完一版又改一版。“后来我那个分镜师手都坏掉了,真的是坏掉了,我特别抱歉。”

  竖屏的取景变化也给美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影视剧的置景是横向逻辑,但竖屏视频会留出更多的空间给人物的头上和脚下,这都需要进行美术设计。张健用制片思维来看,“这就是另外一份钱。”
 
  主演辣目洋子曾在采访中表示,在竖屏拍摄中,自己有点掌握不好什么时候会出画,需要注意控制动作幅度。张健则告诉小娱,一开始会有演员不习惯用手部表演——横屏视频的特写主要拍面部细节,重在台词和眼神;而竖屏常常会把演员的手露出来,肢体语言就变得更加重要。

  开心麻花编剧+短视频导演,怎么发生化学反应

  “我觉得碰撞才会出现火花。”《生活对我下手了》有两个导演,一位是张健团队的短视频导演李亚飞,还有一位是开心麻花团队的乌日娜。
  乌日娜有着丰富的舞台剧表演经验,这对强调肢体表演的竖屏剧来说帮助颇大;而乌日娜也从李亚飞这里更深地理解了短视频的网感。

  在碰撞中,他们摸索出了一套适应竖屏微剧的创作规律。在3~4分钟的单集体量下,每集大概会设计20到40个镜头,在剪辑的时候会剪的更碎,目的是通过快节奏加速剧情推进从而抓住观众的注意力,这主要借鉴了张健团队此前的短视频制作经验。

  由于竖屏更适合突出主角,编剧会尽量选择参与人物少的事件进行加工,三个人以上的群戏都很少出现。另外还会参考即兴喜剧的创作思路,每集只玩一个核心游戏,挑选更加贴近生活的选题打共鸣牌。

  在《生活对我下手了》第30集“电影院图鉴”中,就很成功地运用了竖屏的特点。虽然镜头一直对着辣目洋子一个人,电影院的各色奇葩人物始终在画外,但通过吃零食、打电话、聊剧情的声音以及洋子相应的反应,生动地再现影院里那些让人抓狂的行为。
 
  竖屏同时会带来视觉形式上的创新,在《生活对我下手了》中集中体现为分屏的应用。

  将屏幕切成上下两部分,一方面可以利用好竖屏的优势,代替反打镜头,同时聚焦对话双方的表情反应;另一方面,分屏可以用来展示内心OS,符合微网剧的吐槽特性。在第6集“沙雕同学会”中,几位老同学表面和气,内心却在不断地吐槽彼此。把内心真实OS和社交假笑同时放在屏幕上,讽刺意味更加突出。
 
  《生活对我下手了》还只是竖屏微剧的试水之作,张健自己给作品打70分。“我觉得竖屏大有可为。”随着探索的深入,竖屏形式带来的惊喜可能会更多。

  竖屏剧对平台、品牌主来说,想象空间在哪?

  站在平台的角度,布局竖屏剧主要是出于争夺用户时长的考虑。竖屏微剧一则时长较短、操作便捷,可以随时随地观看;二则相对UGC短视频更加精品化,因此具有一定的竞争力。

  而从品牌冠名的角度来说,竖屏剧更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张健透露,这次小红书给《生活对我下手了》的冠名费涵盖了大部分制作成本,这个覆盖比率相比长剧是不可思议的。而对于品牌来说,冠名每三四分钟一集的竖屏微剧,意味着每几分钟一次的品牌曝光,这样高的广告重复度是品牌方所乐见的。

  不过,即使竖屏微剧相比长剧有着商业化的先天优势,但二者之间并不构成竞争关系。平台布局竖屏微剧,真正对标的是UGC短视频。
 
  张健把竖屏微剧总结为“短视频的迭代”。他认为,就像网络大电影的迭代比网剧来得更快,事实上是越短的东西迭代越快。越是在碎片化的时代,用户就越渴求精品化的内容。

  而由专业团队制作、视频平台分发的竖屏微剧,就是短视频迭代的必要一步。“自媒体和视频平台发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品质不一样,对社会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

  目前网络上、行业内也有一些声音,认为《生活对我下手了》的剧本稍显怯弱,有些集相对平淡、看得不过瘾。张健对小娱说,“说心里话,48集剧本,我能真正能满意的也就20多集。”剧本创作时间的仓促、对竖屏微剧形式的不熟悉都限制了这一季的发挥,他表示第二、三季会总结经验。

  “肯定要大家一起来玩,才会把场子做得更热一些,才能把蓝海做的更标准,更有水平一些,而不像单独的以前的小打小闹。”竖屏剧这个领域,还等待着更多的创作者入局。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news.znds.com/article/35466.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用户投稿或转载的文章,发布目的仅为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文章
  • 短视频已成为影视

    短视频已成为影视

    2019-04-24 15:12:57

  • 科技早报 乐视网暂

    科技早报 乐视网暂

    2019-04-20 10:21:18

  • 抖音与万达、光线

    抖音与万达、光线

    2019-04-19 21:49:26

  • 抖音加入青少年模

    抖音加入青少年模

    2019-03-28 19:4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