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乐视网现在已经就成一只典型妖股,风险很大

作者:刘培 来源: 网易清流 2018-03-26 09:40 阅读(

  导读:3月25日下午,距离乐视网前董事长孙宏斌卸任董事长一职不到10天,孙宏斌召集几家媒体,告诫乐视网的中小投资者,乐视网机构投资者早已出逃,乐视网债务高垒,其个人已无能为力,未来乐视网只剩下三条路: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和退市。

孙宏斌:乐视网现在已经就成一只典型妖股,风险很大

  孙宏斌是来劝止那些曾经把乐视网的复兴寄托在他身上的投资者的。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孙宏斌表示:“如果挣钱了,祝贺你;如果亏钱了,跟我没关系,别骂我。我还想骂人呢。(辞去乐视职务)以后你骂我一句,我骂你10句!(因为)我亏得比你多。”

  孙宏斌还提醒投资者,“乐视网现在已经就成一只典型的妖股”,只剩下些游资和散户在炒,风险很大。

  乐视网在今年1月24日复牌后,走过13个跌停板后,股价出现一路上涨,大量散户、游资进入,这一趋势在3月13日追至顶峰,当天乐视网涨停,14日继续大幅上涨,乐视网下午紧急停牌。

  14日晚上乐视网宣布,孙宏斌卸任董事长一职。舆论对这个突然消息无所适从,市场对此的猜测纷纭,唱衰和力挺者皆有。

  如今孙宏斌,借媒体发声:乐视网已经资不抵债,卸任董事长,是担心市场散户因为孙宏斌的原因看好乐视网未来,误入歧途。

  据野马财经报道称,孙宏斌表示,乐视网有75亿债权极度缺乏资金。目前,乐视网“只剩下三条路可走: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退市;第三,最后是退市,退市我也不想看到。退市不退市我说了不算,而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无论是走这三条路的任何一种,股价想维持在一个好一些的价格都很难。”

  孙宏斌从正式接管乐视网到卸任董事长一职,236天。回顾此前乐视网的种种,孙宏斌或许早已出现疲态,去年9月乐视网董事会高调宣布的“新老划断”式的更名在1月19日被终止,2018年2月23日的乐视网首次股东大会上孙宏斌罕见缺席,草蛇灰线,埋伏千里。

  接管:握紧乐视网的钱袋子

  去年夏天,与北京朝阳公园一条高架桥相隔的乐视大厦里,坐满了讨债的供应商。乐视生态债务高筑,贾跃亭夫妇以及名下三家公司共计12.37亿元资产被冻结。贾跃亭本人已经相继辞任乐视网总经理和董事长职务,出走美国并再也没有回来。

  7月21日,“骁勇善战”的孙宏斌正式扛起指挥棒。

  这是距离其2017年1月3日宣称携150亿元驰援贾跃亭后的第179天,孙宏斌正式入主的第1天。孙宏斌的150亿元资金买下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股权。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都被看作是乐视生态体系中优良资产。

  对于乐视网是姓孙还是姓贾的讨论,经此落幕,人们默认了后者。不过,董事会结构的布局上看,虽然孙宏斌继任董事长一职,但在新组建董事会中5位非独立董事名单,贾跃亭的旧将依然占到了3个席位,孙宏斌仅2席。

  在入职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作为二股东的孙宏斌将乐视网原有的董事会5个席位,扩大至8个。其中刘淑青是融创中国内部人外,其余4人为孙宏斌提名,其中包括非独立董事乐视致新的前CEO梁军(被任命为乐视网CEO)、非独立董事乐视影业的前总裁张昭(被任命为乐视网执行董事),独立董事信威集团副总裁郑路。另外3席位中保留了非独立董事刘弘,其为乐视联合创始人,时任乐视网副总经理,和独立董事曹彬,并新任一名独立董事。

  8月17日,乐视网的法人代表也发生更换,由之前的贾跃亭变更为梁军。梁军2012年加入乐视,担任乐视致新负责人,他几乎可以说是乐视体系现金流的缔造性人才,是贾跃亭的左膀右臂。

  梁军掌控的乐视致新,不仅将乐视的智能电视机做到了从无到国内畅销,而且成为整个乐视体系的最优质的一块蛋糕。2013-2015年每年仅硬件收入就为乐视网贡献了40%左右。2017年5月21日,梁军接替贾跃亭成为乐视网总经理。

  另外,乐视网出现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其中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新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同时全面统筹乐视网体系的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这也意味着代表孙宏斌的刘淑青握紧了乐视网的钱袋子,将乐视生态之间的错综复杂的资金拆解模式安装了“防火墙”。而在公司的业务经营上,几乎是乐视网原班人马,新上任CEO的梁军随后在乐视网高管位置上进行了多个人员调动安排。

  进击:一定要把乐视做好

  2017年9月1日,孙宏斌正式接任董事长的第42天。

  这一天,孙宏斌在融创中国的中期业绩发布会现场难抑情绪,摘镜自拭:“我一直对自己说,这辈子没什么遗憾。现在要弥补的遗憾是,一定要把乐视做好。”

  对于孙宏斌作此感慨的契机,外界无从做出确切的答复。但是接盘乐视网面临的棘手形势或正超出孙宏斌之前的判断。

  此前不久刚刚公布的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乐视网业绩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净利润亏损6.37亿元;乐视网与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关联往来财务复杂,截至2017年6月30日,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52亿元,占到应收帐款总额的52%。

  网易清流工作室根据乐视网发布的公告披露统计,乐视网2016年全年与关联公司发生采购商品/接受服务就高达80亿元。这些复杂的关联交易导致乐视网的现金流回收困难以及大额的供应商欠款拖长。

  孙宏斌的策略分为两步走。 首先是对乐视网以及子公司业态进行重塑。孙宏斌正在试图打造一个“新乐视”的出现,其将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乐视云打包成一个新的概念,聚焦于乐视网的内容资源的自制,从前期的外扩模式转变为存量的消化与开发。

  紧接着,公司名称由“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由“乐视网”变更为“新乐视”的议案在董事会通过。

  但随后的10月下半旬,乐视网高管动荡。乐视网的原班人马梁军、高飞和杨永强等多位高管辞职。这些人都曾跟随贾跃亭多年,并历经乐视网最为风光时1600亿市值的盛时。

  外界无从得知具体原因。但孙宏斌方面的动作,是将乐视网与其集团融创中国搭界互联。11月14日在网上广泛流传的一份“融创集团”抬头下发《关于集团各公司配置“乐视”电视的通知》,该文件称,各区域凡有办公区、示范区或项目等需要配置电视的,必须使用“乐视”电视。

  这给融创中国在北京万柳亿城中心的工作人员留下深刻印象。作为福利,公司在2017年的年会上给其所在的售楼部员工提供数百台乐视电视作为奖品。

  孙宏斌在11月还宣称要增资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同时融创在11月对外宣称分别向乐视致新和乐视网提供5亿元、12.9亿元的贷款支持。12月25日,融创增资乐视影业,持有股权由21.00%上升至40.7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稳住乐视网股价采取的举措。乐视网自2017年4月14日停牌,遭遇多家私募机构连续多次下调估值;原本预计10月16日复牌的乐视网在10月9日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重大无先例事项”而预计无法正常复牌。

  也正是在这个时间点,孙宏斌对乐视网与乐视生态一摊子关联交易,以及贾跃亭的还款计划表现得不再有耐心。

  2017年10月27日,乐视网首次公开开始直接喊话贾跃亭,让其履行借款承诺。这份借款承诺是2015年5月,贾跃亭在乐视网股价之巅时减持套现时作出的。贾跃亭不仅承诺将减持套现资金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并签订了不少于57亿元的借款。但此后,贾跃亭的借款金额为0。

  11月,贾跃亭回应已经无法归还资金。12月7日,证监会对贾跃亭、贾跃芳发布了一条措辞严厉的整改决定:你在上市公司经营困难之际抽回全部借款,拒绝履行承诺,置公司风险于不顾,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恶劣。并要求贾出具详细整改报告,具体还款计划。

  这也许最终促使了贾跃亭2018年1月3日对外发布的声明,其个人将委派妻子甘薇和哥哥贾跃民来代其处理债务。

  撤退:“孙宏斌当不当董事长重要吗?”

  贾跃亭的债务偿还小组没有让孙宏斌恢复“信心”。

  任职第187天。2018年1月23日,孙宏斌在一场面对投资人和媒体的交流会上,自悔错判了贾跃亭的还款能力,没想到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今年春节,所有乐视网的投资人都不开心。1月19日,筹划3年的乐视影业重组再次失败。这意味着,无论是第一大股东孙宏斌,还是第二大股东贾跃亭控股的乐视控股,都无法从乐视影业重组中享受资金的回报,贾跃亭也没能从中套现还款,乐视网也无法扭转复牌后股价下跌的惨状。

  1月23日,孙宏斌面向投资人称:“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孙宏斌在2018年乐视网的首次股东大会上缺席,其最新出现在公共场合是3月初,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的中国企业家年会上。孙宏斌这一次说的是:“一直对钱不太有概念,其实我不太适合做公司。为什么大家愿意找我合作呢?因为我不太会算帐”。

  “不会算账孙宏斌”目前已经向乐视网以及旗下的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等注入的资金在171亿元。随着孙宏斌在3月13日向乐视网递交的辞职书,这笔帐能否收回?孙宏斌是在愿赌服输”吗?乐视网前途如何,都成为市场之谜。

  在市场困惑之际,乐视网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回应称:“孙宏斌当不当董事长,有那么重要吗?!”

  “孙宏斌现在离职是一种信号,肯定也是不得已。”协纵国际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称,“当一家公司选择退市或者破产程序,董事和股东是有承担责任的。假如股东董事认为存在潜在退市法律风险,孙宏斌很可能会先辞职”,从而保留体面。

  乐视内部也有人士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鉴于目前交易所制度规定,乐视网2016年、2017年度连续两年巨亏, 不排除乐视网有退市的可能。

  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是,乐视网的自然人股东数量已经暴增。

  今年1月24日,乐视网复牌。股价一路下跌,连续11个跌停牌,从最初的13.8元/股,跌至4.82元/股,之后出现涨幅后,跌停止在第13个交易日。随后,2月14日情人节开始,乐视网股价几乎一路飙红,从当日的4.11元/股,一直追至3月14日的收盘价6.59元/股,上涨幅度超过60%。

  而正是这前13个交易日,乐视网的股东人数已较复牌前增加了81.6%,公司自然人股东数量已增加了15.1万至33.6万人。

  3月16日,乐视网复牌。在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后,乐视网股价却逆势回升。这或许是促使孙宏斌最终不得不直接面对媒体现身说法。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news.znds.com/article/30128.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用户投稿或转载的文章,发布目的仅为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文章
  • 科技早报 华为否认

    科技早报 华为否认

    2019-05-27 09:33:00

  • 暴风离退市不远了

    暴风离退市不远了

    2019-05-20 09:42:02

  • 贾跃亭回应乐视网

    贾跃亭回应乐视网

    2019-05-17 13:05:12

  • 乐视网:110亿元乐

    乐视网:110亿元乐

    2019-05-16 09:43:33